欢迎访问月博首页,分享好故事、传递正能量!
您的位置:月博首页 > 人生感悟 >

须臾的年风干泪痕

须臾的年风干泪痕

添加时间:2018-05-09 10:34:34 来源:月博登录中心【官网】[整理] 编辑:liuli

人生很苦,但是生活还是要继续,很多时候的我们历经了千辛万苦,可是最终的结果却还是给了我们当头一棒,希望大家可以一直不忘初心,坚强的生活。接下来小编将给大家带来一篇文章,请大家欣赏。

须臾的年风干泪痕

男儿有泪吗?有!男儿的泪啊特别、特别地滚烫!谁见过男儿嚎啕大哭呢?那是没有到伤心的时候,男儿有泪不轻弹!

我见过这样的男儿,他的心伤痕累累,他的心早被沉重的包袱压碎了。他肩负着一般人难以承受的压力,十分吃力地生活着,活着!他为一份爱活着,为一份孝活着!他哭过,他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对着天上的星星、月亮偷偷地哭过。生活中绚丽多彩,他没有心情去欣赏;生活中的冷暖,他没有时间去揣度。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男儿,跌跌撞撞地走到成熟,脸上找不到一丝微笑的光点,只有、只有一颗深藏的孝心;只有、只有无可奈何被风干了的泪痕!

这个男儿叫李同(化名),和我同一个村,相距约一里开外,用力大喊一声就能听见,现在在上海打工。

上个月,我用微信联系他,要求他发帐号给我,我要给他资助五百块钱,他却婉言谢绝了。

春节前,他和万千游子一样,带着满腹的思念,登上载满乡愁的列车,千里迢迢地回家,要和阔别一年、年过六十的母亲一起欢度春节。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。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”。这是母亲对远走他乡的儿女,无言地思念和牵挂;这是在外漂泊的儿女,不敢忘记的慈母深情。有钱没钱。回家过年。路再远,也挡不住回家的欲望;路再远,也不能让母亲倚门相望!

不曾想,勤劳的母亲,就在前几天,一手拄拐杖,一手端着一盆衣服去二楼晾晒。极其艰难地爬着楼梯,快要爬上顶的时候,脚没有稳住,从二楼顺楼梯“咕噜咕噜”地摔到一楼,人,已是九死一生,右脚股骨头摔断成几节,而且,几节已是粉碎性破裂。现在,只能躺在床上呻吟,连翻身都要别人帮助。

他刚到家,还没有向左邻右舍道平安,收起笑容,放下身上的行李包,立即将母亲送到县级医院。经过拍片检查,骨科主治医生摇头了,说:“我们的设备、技术有限,实在无能为力,你快点将母亲转到市级医院去吧!”

他强忍流到眼眶边的泪珠,立即租车去怀化市医院,经过骨科医生仔细检查研究,把诊断结果告诉他:“你母亲属于最严重的股骨头粉碎性断裂,住院治疗需要半年时间,就算“农合”报销部分药费,自己必须先筹备四十万元。”

他听后傻了,心里翻腾着剧烈的灼痛,眼泪像春雨一般“扑簌扑簌”地倾泻下来,湿了整过脸。四十万元,对当今大多数人来说,不是很难的事,对他就是天文数字。

父母生他和一个妹妹。父亲长期遭类风湿折磨,母亲身体娇小孱弱,妹妹忠厚老实。

大概九十年代中期,他刚读完初中,父亲瘫痪在床,没有钱住院治疗,一直硬撑着。几年以后,留下一屁股债,撒手而去。正是他成家立业的最佳年华,他却背着厚重的行囊,离开温暖的故乡,到沿海打工,替父还债。他没有权利选择做什么,只能选择有事做,上班,下班;上班,加班。那里也不能去,默默无闻地打工。从牙缝里一点一点的攒钱,几年时间过去了,终于还清了给父亲治病的债,腰包里还塞着十万块余钱。这下他可以松一口气了,也该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了,脸上开始洋溢了从未有过的笑容。

“祸不单行,福不双至”。两千年初,母亲又出现了一种奇怪的病,市级、省级医生也说不出具体是什么病,转回来一直在乡级医院治疗。半年时间服药、挂针,母亲的病情不见好转,似乎一天一天的在加重。最后,浑浑噩噩地睡了三十多天,叫她不应,问她不知,成了地地道道的活死人。我去看她的时候,只见她脸色蜡黄蜡黄的,没有一点血色,两眼紧闭,气若游丝,。我敢肯定:她没有几天时间了!

半年时间,李同一直守护在母亲病榻旁边,泪水洗面,寸步不离。喂药水、喂稀饭、换尿不湿、洗屎裤,晚上才有亲友替换照看。妹妹出门打工,下落不明,根本联系不上。俗话说:“宁愿死当官的爹,不能死讨米的娘”,娘死了,家就没了。

我带着七分敬意,三分同情地对他说:“这些天你受苦了!”

他脸上没有表情,但我能看出他心中的特别酸痛和哀伤。他低下头,像是自言自语地说:“尽忠、尽孝,是我应该做的!看她的样子,没有几天时间了,但愿她就这样安详地去,不要痛苦难堪。她这一辈子没有别人那样轰轰烈烈,生我们,养我们,为这个家呕心沥血,日夜操劳没有二心,在我心中是个平凡而伟大的母亲。就凭母亲的养育之恩,我怎么做都没有办法报答万分之一。我虽然不能效仿古人,“王强卧鲤、孟宗哭竹”,唯独只能在她弥留之际,好好地服侍她。”

我发自内心赞叹,说:“久病床前无孝子。这么长的时间,你做得这么专一,没有几个人像你这样孝心好的,包括我。你确实做得无法挑剔!但愿你的孝心能感动上天,把你母亲从阎王殿上拉回来。父亲不在,家里有个娘,你出去打工也可以安心。有娘就有温暖地家!”

大家都觉得她没有生还的希望,偏偏奇迹出现了,她慢慢地睁开了双眼,像是回光返照。经过一段时间的精心护理,母亲终于能下地走动了。但右脚失去知觉,需要借助拐杖,一拐一拐地挪动。儿子耗尽所有积蓄,换来母亲再世为人,这是一片孝心感动了上天!

大概又过了六年时间。他在上海,我在珠海,相距两千多公里,我们都忙着上班,偶尔用微信联系。今年春节后,才知道他母亲摔成这样。

母亲听到需要四十万治疗费,两眼泪水横流,哽咽地说:“儿啊,我们回家吧!我不治了。四十万啊!就算把我治好了,也是半个废人。你出去打工,一年攒四万,需要十多年才能还清这笔债。钱没有还清,你这一辈子也搭进去了。养你小的时候,父母不想苦了你,我们老了,不想拖累你。这些我们都没有做到,害得你都快四十岁了还没有成家,我再不能害你受苦了。”

李同两眼含着泪水,意志很坚定地对母亲说:“放弃治疗?儿子眼睁睁地看着你,遭受痛苦的折磨吗?尽忠尽孝是为人子的义务。没有钱,我去找!成不了家,我打光棍!没有娘,再多的钱也买不到啊!”

母亲说:“把我治好了,也是将死的人,我不能像你父亲那样,死了还债台高筑,留下一堆债让你还。”

李同欲哭无泪,说:“父债子还,天经地义。董永能卖身葬父,我难道还不如古人吗?父母都没了,我活着有什么意义呢?眼睁睁地看着你让病痛折磨而死,我怎么活得安心呢?”

母亲说:“放弃吧!我现在的病,不是心里的病,隔肠子还远呢!不治疗,一时半会儿死不了。治好了又怎么样呢?还是不能动,只能躺在床上挣扎,和死人有什么区别呢?你要坚持给我治疗,我就偷偷去跳楼,天天绝食。”

经过几番争辩,他最后还是妥协了,放弃了住院治疗。

好在年前和妹妹联系上了。妹妹负责照顾卧床的母亲,他依然到上海打工挣钱,负责母亲和妹妹的生活费、药费。

我在微信中说:“我们联合你们的亲戚,大帮小凑,能凑到几万块钱,再给你母亲办个“轻松筹”,也许能筹到十万八万的,帮你减轻一些负担,渡过这道难关。现在,凭你一人力量,连买‘’尿布湿‘’的费用都承担不起!”

李同有气无力地说:“谢谢你的关心,这些我都不搞!我慢慢地挣钱给母亲治疗,我不想欠大家的情债。我唯一能做的,就是尽忠尽孝。”

我在他僵硬的声音里,看到他两眼风干的泪痕,写着坚韧、固执、自卑,还有尽孝无怨无悔的决心。正如他母亲说的:这一辈子已经搭进去了!“每见赤子之心,晨霜践履”。我赞扬他不厌其烦、毫无怨言的尽孝心。希望他不要因为母亲久病,陷入贫困的沼泽,好心必有好报!

    热门文章

    月博登录中心:www.zurc2.com | 苏ICP备18031946号-1